本站推荐:
廉洁文化
当前位置:首页  > 廉洁文化

融通中西医第一人 张锡纯

 作者: 管理员  发布部门: 监察审计处  发布时间: 2018-11-14  点击数: 


图片1.png

张锡纯(1860年-1933年),字寿甫, 河北省盐山县人,汇通中西医学,近现代中国中医学界的医学泰斗之一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精通药理
  张锡纯的父亲是读书人,也懂医,经常给人看病。受父亲影响,他也读书行医,家人希望他考科举,但他心思都在医术了,考了几次科举都没考上,就回到家乡进入学堂当了老师,一边当老师一边给人看病。张锡纯在早年的时候看病,如果病理很简单,往往用一味药解决问题。他用生山药,为一名女子治疗因脾胃虚弱导致的腹泻;用三七化解小孩体内的瘀血;用当归调理少妇月经;用柴胡和生麦芽疏通肝气的,治愈用别人久治不愈的伤寒。他练就一招制敌的功夫,然后再组合就和别人的功夫不一样了,他的药方效力特别好,往往是几副药立刻见效。此外,他对《伤寒论》的研究也特别深入。

辛亥革命爆发时,张锡纯已经50岁了。直隶军政府请他到部队工作,他接受邀请,做了一名军医,随着部队转战,给士兵看病。冬天,军队乘火车从邯郸到德州,天特别冷,火车都是露天的,好多士兵冻感冒了,高热怕冷。张锡纯用生石膏配了粳米熬粥,一方面散体表的寒,另一方面清里边的热。士兵喝完以后,病就好了。在他的论述里,把生石膏放在第一位,他认为生石膏不像别人认为的那样大寒,而是微寒,能够把热慢慢透发出来。张锡纯把生石膏用的出神入化。1954年,石家庄组织中医运用张锡纯重用石膏的经验治疗流行性乙型脑炎,获得良好的效果,卫生部门曾作为重大科技成果向全国推广。张锡纯的这一宝贵的经验在建国后得到了继承和发扬。

融会中西医

清末民初,西学东渐,西医学在我国流传快。张锡纯三十岁左右才学习“西人西书”。认真习和研究西医新说,沟通融会中西医,按他的说法:“今汇集十余年经验之方”,“又兼采西人之说与方中义理相发明,辑为八卷,名之曰《医学衷中参西录》。”沈阳天地新学社一帮人研究新思想,有两位先生看到《医学衷中参西录》部分书稿,越看越觉得好,惊为当时医学中独一无二之著作,劝说张锡纯出版。张锡纯说你们传着看看,我再修改一下,这俩人说,您别修改了,这已经是独一无二了。张锡纯就同意了,这俩人就申报专利权,就这样出版第一册,顿时洛阳纸贵,张锡纯的名声就誉满全国了  

从其著作命名足以看出他的用心良苦衷中就是以中医为根本,不背叛祖宗,同行们无异议,是立业之基;参西辅助的办法有益的借鉴,厚非,这是为发展之翼。他认为,西医用药在局部,是重在病之标;中医用药求原因,是重在病之本。治病原就应当兼顾标本中药西药可以配合使用。这就是衷中参西的理论根据。张锡纯在论述本草的时候,记录了大量的西药,把西药的功用写的很详细。比如,他对阿司匹林的记载是,其味甚酸,其性最善发汗、散风、除热及热风着于关节作疼痛,其发表之力又善表痧疹。他这样就能把西药和中药配合起来使用。

创办中医院 

当时沈阳的税捐局局长叫齐自芸,他是个热心人,而且爱好中医爱好养生,买到了《医学衷中参西录》,一看太好了,赞叹“多有发前人所未发也,医中巨擎也。”他用书中方子给人治病,效果特好。他上下活动,通过天地学社邀请张锡纯到沈阳办中医院。当时,沈阳有西医的医院了,也有东洋人的医院了,就是没有中医院,他们就想张锡纯来办第一家中医院。1918年,他来到沈阳,和这帮热心朋友建立了中国第一家中医院——立达医院。 张锡纯建立中医院以后,四方震动,同时大家也担心,都知道中医是慢郎中,如果病人住院时间太长了怎么办?仿佛是证明中医的力量,张锡纯很少开平淡轻灵、吃很久才能见效的方子,往往是立竿见影,药到病除。张锡纯的医术高,中医院实践了中西汇通学派的中西医结合的思路,治好了很多患者,一时名声大噪,超过了日本人办的医院。

张锡纯说,人生有大愿力,而后有大建树,孔子的愿力是让老年人得到安心,让亲朋好友信任,让青少年得到关怀,如来佛的愿力是一让切众生皆成佛。学医的人为身家温饱计,则愿力小,为济世活人计,则愿力大。于是就把自己的经验积累下来,加以发扬光大。张锡纯在沈阳开中医院不久,沈阳还有一个叫同善堂的诊所医馆,同善堂就联络张锡纯办一个中西医学校,培养医生。张锡纯认为很好,一个人看病工作量和时间都是有限的,培养更多的人当医生,就可以给更多的人看病。张锡纯第二个目标是培养很多学生,与同善堂的想法不谋而合,于是就在学堂出任讲师,主讲本草,学生能亲眼看到张锡纯看病,学校理论教育和医院治疗实践很好结合起来了。

这个时候正是全国中医学校举办的一个高潮,张锡纯是北方的代表人物,在南方还有一个代表人物,叫冉雪峰,是四川的中医大家,他也办中医教育,就来信和张锡纯交流中医教育的经验,张锡纯说,皇帝内经》和《伤寒论》比较深奥,怕学生看不懂,就用自己的书《医学衷中参西录》来教自己的学生,这封信回去以后,两个人成为好朋友,当时是南冉被张。后来有一段时间兴起过反中医的浪潮,这两人遥相呼应,组成联盟一起为中医呼吁,当时影响巨大。张锡纯就这样一边看病,一边教育,为东北培养了很多人才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兴办函授

就在张锡纯办医讲学一切顺利的时候,局势发生了变化,爆发了直奉战争,沈阳要打仗了,局势动荡,在沈阳就呆不下去了,张锡纯迫不得已离开沈阳,离开自己辛苦创建的中医院,先是回到了河北的盐山,后来来到相对平静的天津

1927年春天,他在天津成立诊所,叫中西汇通医社。这是诊所也是研究机构,一边出书,一边看病。年过古稀,他决定举办函授,传授学术思想和实践经验,培养更多人才,让更多人受益。他写诗表达心志,鼓励自己“八旬已近又何求,意匠经营日不休,但愿同胞皆上寿,敢云身后有千秋。”他白天给人看病,晚上编写教材,特别劳累,消耗掉了生命中的最后能量,在74岁的时候去世了。张锡纯为中医播下了火种,把自己所有的力量都留给了后人。到今天,张锡纯的影响依然存在,有学者说,在近代中医学者中,再没有出过任何一位人物的影响,能够与张锡纯相匹敌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