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站推荐:
廉洁文化
当前位置:首页  > 廉洁文化

温病大家 吴鞠通

 作者: 管理员  发布部门: 监察审计处  发布时间: 2018-09-20  点击数: 


图片1.png

 

      吴鞠通,名瑭,淮安市人,生于清乾隆二十二年(1757),卒于道光二十一年(1841),享年79岁。他是一位杰出的中医温病学家。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抄书学医

吴鞠通青年时攻科举十九岁的时候,父亲得了病,家人四处奔波寻找医生,家里积蓄花的精光,也没治好,甚至父亲临终前都没有诊断出到底得了什么病。吴鞠通伤心欲绝,既痛恨医者不专心钻研医术,又痛恨自己的无能。他披麻戴孝的跑上街头的书摊,直接问学医的都看些什么书。书贩推荐了《黄帝内经》、《伤寒杂病论》等,他抱着书,跪在父亲陵前,想从中翻找父亲的病因。安葬了父亲后,他思考接下来的人生,《伤寒杂病论》序言里悲天悯人的情怀,还有所批判的“外逐荣势,内忘身命”的现象,这让他幡然醒悟,他痛下决心,“慨然弃举子业,专事方术”。

吴鞠通二十六岁时,北上进京一天他看到了清政府编纂《四库全书》,招募抄书员。为养家糊口他前去应聘, 得了份抄书的工作。由此他每天在别人休息之余,用加倍于别人的用心和投入,翻阅大量医书。他就这么严格要求自己,用心钻研医书十七年在这十七年期间他从不敢轻易为人治病。就这样怀着对医学的虔诚,和对生命的敬畏,在行医时如履薄冰,反复钻研琢磨,才能有之后医学上的成就。 正是有那份超出常人的严谨,才成就了医者超出常人的医术。 

主攻温病  

在抄书时, 他看到吴又可的《瘟疫论》叶天士的 《温热论》,接触到温病理论他结合父亲的病症,心里逐渐明朗起来,于是决定主攻温病。乾隆五十八年(1793年)京都大疫流行,不少病人因治疗不当而死亡。学医十七年的吴鞠通终于出手,抢救了数十病人,初战告捷,名声大振,从此开始了治病著述的从医生涯。

吴鞠通最终成为著名温病学家,其秉承叶天士学术思想,并结合个人临证经验,创立了三焦辨证理论,对温病学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,是继叶天士、薛雪之后的又一温病学巨匠,以《温病条辨》、《医医病书》、《吴鞠通医案》等著作存留于后世。《温病条辨》认为是 “治温病所必看之书”。 在《温病条辨》当中,为后人留下了许多优秀的实用方剂,象银翘散桑菊饮藿香正气散等等,都是后世医家极为常用的方剂。吴鞠通在晚年重新修订《温病条辨》的时候,了一个方子,叫霹雳散。他写的症状特别严重,有的是当天就。道光元年,三月任丘大疫,六月冠县大疫,武城大疫,死者不计其数。当时正好赶上科举,外边发生了瘟疫,一旦传播开来,后果不堪设想。清政府意识问题的严重性,科举取消是不能做,不取消如果有瘟疫的话,就不可收拾了。于是就有人提出,集体购买霹雳散,先吃下去预防一下,有关部门同意了,购买很多霹雳散,分给考生,在会试的过程中,没有一例患上瘟疫的,大家都认为吴鞠通这个方子好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心理疏导

吴鞠通看病不仅仅看到患者身体的疾病,甚至看到有很多身体疾病,有可能是不良情绪引起的,吴鞠通就一定要讲,让患者改变心态,这样才能真正治病。古代巫医叫祝由,一般认为祝由给人治病就是画符什么的吴鞠通说不是这样的,祝是告诉的意思,由就是疾病的由来。祝由就是讲清楚疾病的由来,然后把患者的心结打开,这样没有用药,实际病已经好了一半了。在这种情况下,再用了药物以后,身体才能真正恢复健康。吴鞠通看病的时候,经常给人讲病,讲完以后患者才能真正康复。当时有个49岁的姓杨的妇女,开始时肝气不疏,然后导致胁下疼痛,当时大家给她滋阴了,越滋阴越不好,最后非常虚弱了,饮粥汤止一口,食炒米粉止一酒杯,一听到响动就惊厥昏倒,然后身体抽搐。这样病一犯就是几天,然后恢复,然后再犯,这个病让其他医生头疼坏了。吴鞠通来了,先开了一些疏肝理气的方子梳理经络,患者见了点效,吴鞠通又开了点化痰的方子,也见了些效,慢慢这个人身体开始恢复了。这个时候吴鞠通要出差去其他地方,但是对这位患者不放心,就给她写了封信,以大道理开导她。过了很长时间回信来了,吴鞠通一看乐了,这个妇女说你信中说的道理太好了,我每天把这封信高声朗诵一遍,朗诵完了心情就开朗,自己的精神大涨,现在身体恢复的特别好,合家欢乐。这样朗诵不光对自己好,对家人也有好处。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为医医病

吴鞠通在晚年的时候写了《医医病书》,就是给医生“看病”的书这本书是一是针对当时医界时弊而作,对当时医生中医德医风问题予以褒贬;二是总结自己的经验,对行医施药中可能出现的错误给予警示,语言非常中肯。

他认为要成为一个好医生必须德才兼备。首先要尚德。医也,德为尚。”同时 “医非上智不能论”。如何把握好德才两个标准关系呢?吴鞠通认为天下万事,莫不成于才,莫不统于德。”没有才就不能成就德,没有德就不能统御才,有才也成为跋扈之才,这种人一定不会成事,还会败事。有德的人,必有仁爱之心,一定能努力学习成为有才的人。

他认为,要做个好医生,必须要学习,现在人不读古书,缺乏理论基础,满足于小成就,为自己短浅的见闻所困,喜好浅显,害怕深奥的理论,做事好投机取巧、怕付出艰苦的努力,这是一个大毛病。要读书要心中有要领,知识面要宽,但更要学有所专。对于古方,用古方必求其立方之故”,知其然,更要知其所以然。“古方不可不信.不可信之太过,亦不能全信须对症仔细研究,斟酌尽善。  

他指出各种层次的医生都要毛病。名医之病,首在门户之见,太讲面子了时医之病是又要面子又要钱,妄抬身分,高价收费,竞有非三百金一日请不至者仔细考察他们的学问,也就平平之辈。他们只为自己打小算盘,不顾别人生死。俗医之病,丑态百出,只要钱不要脸面 京城叫做买卖,绍兴开医店。这种人杀人以求利,比商人远不如,可耻之极

他说名医还有一种毛病,捍卫医道责任心太重,对庸医内心里看不起,语言过于刚直,对不对症的方子和错误的意见,怒发冲冠,直想唾人脸面,这样做太伤人了,不被众人理解。其实他这就是在说自己。他又说,话又说回来,如果脾气太好,只做老好人,批评意见宛转隐忍又误大事,会成就庸医杀人。老先生感叹做人难,做一个好医生更难!呜呼!安得许多圣人来学医哉!

图片1.png